伽蓝寺的银杏_杭州网新闻频道

伽蓝寺的银杏_杭州网新闻频道
伽蓝寺的银杏2020-05-15 16:31:12杭州网 说到了寺庙,不能不让我想到银杏(银杏是苏北区域古刹特具的符号),说到了银杏,我便想到不出天长这个当地就有的好去处。进了初冬,最具代表性的植物,在我眼里莫过于银杏,阳光斜照下来,密密匝匝的叶片上写满了金黄色的诗意,风一吹,任意开来,似天女散花般掩盖整个大地,或许这就是大自然给时节最好的奉送吧。伽蓝寺的寺院外就有这样一株数百年树龄的银杏。春天,万物刚从冻土中解封,她便嫩芽初绽,舒展腰肢,笑颜相向。盛夏,翠绿色的叶瓣,像一个个被翻开的折扇,炎炎烈日下,透出丝丝的清凉。一到秋季,叶子逐渐泛黄,分出了层次,恰似一撮撮怀揣愿望的“小火苗”,以稳定的温度继续焚烧,焚烧。初冬后,大多数的草木开端精神萎顿,她却颜色夺目,缀满枝头,盛装迎往,即使一株独秀,仍旧让人莫名心动,冷艳到能够遗忘俗事的烦忧。“况有短墙银杏雨,更兼高阁玉兰风”。纳兰容若笔下的银杏临墙听雨,闲适悠然,此时,假使刚好你也同在,缓步左右,她就是撑开的雨伞,为你遮挡风雨,撑起阴晴。鼓起时,她又是半空中的彩蝶,与孤雁齐飞,灵动的舞姿,将这流金的“桥段”,诠释出淋漓尽致的爽快。窸窣凋谢,铺积幽径,踩于其上,沙沙的作响,似灯下虫鸣,又似耳畔母亲的叮嘱。取其中一片,放入掌心,轻声捧阅,把那交错的头绪,读成远处空蒙的原野,是“立体的画,无声的诗”。银杏树位处伽蓝寺庙的西侧,历经战火纷飞,饱受世事沧桑。早年,寺庙作为其时的地下联络点,是见证战役成功的历史性存在。近闻,这株银杏树两年前再遭变故,无端地便叶瘦色衰,若不是及时治疗,差一点躲不过接近逝世的劫数。有了这样的过往,就不难解说她何故风景无限,却甘为现状,守在寺庙外的孤道中,独享这份安静的冷清,听蝉声起落。多数人由于梵高,感受到向日葵如火般的激越,但与银杏相较,向日葵的黄,难免显得娇弱了些,伽蓝寺的银杏通过时刻的锻炼和洗礼,多出了厚重的冷静感,它的黄,深邃,坚韧,更具生命力。秋末,在西风的照顾下,叶片曲折,彰显出生气勃勃,这浪花般的枝叶,萃取旧日的凝露,踯躅在湖畔的风中,书写夕光下的田园,敞开回忆深处那条通向芳香的栈道。银杏素有植物王国“活化石”的美誉,喜爱银杏不光是她叶胜枝茂,更多的是她予以世人对美好生活的神往。褪去坚固的外壳,果粒淡黄丰满,其心虽苦,只需烹制妥当,这赋有弹性的口感,带给味蕾异常的磕碰,像极人生,若得苦心经营,余生的沟壑,纵横年月,又有多少是无法平复的。伽蓝寺的银杏自是喧嚣之外,还有一番沉着的特质。寒冬,偶遇一场早雪,难免伤感起来,过不了多久,这样熟透的颜色终将随同雪花一同融化,宛如微尘,何处香丘?也好,就将这摇动的离别,许作来年,待到山河回温,犹忆那场摇落人世的旧事。 来历:杭州日报作者:管锦红修改:钟一鸣责任修改:方志华